赛花红博客 记录感悟点滴、回顾网络经历、分享手机应用技巧的个人空间!

导航:首页 > 本站事务公告 > 正文

本博客原创文章被恶意采集抄袭之事,再说最后一次


    从去年上旬起至今,赛花红一直被恶意采集抄袭之事困扰,为此,我写过许多篇声明,甚至两次暂时停更,却毫无用处,现已经疲惫到了极限。今天,我把那些零碎的细节,以流水帐的形式写一下,再说最后一次,算是终结这件事情。


    原创博客如果偶尔被抄袭几篇文章,或者一些段落被拿去伪原创,我也不会去追究什么。但如果通站内容被人盯着采集,相信大部分人都不能忍受,正如赛花红博客初开站的头两年,就被一个叫做小赚屋的抄袭了,一开始我还不知道,直到2017年6月底才发现。


    那时候我一直专心做内容,也没去搜索引擎提交过链接,小赚屋抄袭所带来的后果,导致赛花红博客从2016年初建站时,到2017年底,接近两年的时间里,我几乎每天发布一篇原创文章,日流量却一直徘徊在个位数,可以说头两年基本没有收益。


    发现被抄袭后,我写了一篇文章“致最近来赛花红网赚博客,抄袭内容的仁兄的一封信”,发布后,小赚屋很自觉,停止了抄袭。之后赛花红博客的流量开始复苏,截止到2018年底,我赚到了大约6000来块,这是写了三年博客的全部收入,养家糊口是不可能的,但扣掉每年域名加空间成本700块,最起码还有点节余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


    第二次被采集,开始的时间我不清楚,看样子像是在2019年2月份,刚开始是小范围抄袭,文章中插入的赛花红名字都没删干净,后来逐渐大批量通站采集,并用软件把赛花红全部替换为他自己的名字。


    这个恶意采集者,是一个叫做苏苏网赚论坛的,它现在所使用的这个域名,正是几年前那个苏苏网赚博客所使用过的。而这个曾经短暂存活过两三年的博客,名声可谓非常臭,大家可以通过百度或搜狗搜索一下,至今都能看到一些人被骗后的控诉。


    当然,运营中的网站可以转让,域名到期后也会他人被重新注册,这并不代表现在这个采集者,就是之前的那个人。


    而现在这个采集我的苏苏网赚论坛主人,他旗下还有好几个别的网站,比如以网赚妈妈命名的博客和论坛,一个叫做网赚126导航的,还有几个堆砌满垃圾内容的论坛等,全在那个网赚论坛的格子框内展示着,他自己也亲口承认目前都是他的,名称就不用打出来了,我不愿意弄脏我的博客。


    其中那个网赚126导航,老丁网赚曾经为它写过一篇点评文,而在下方的访客评论中,有老站长这么评论过:“他这个站点,最早叫致青春网赚论坛,玩的早的都知道。后来私聊卖我我没买,没那么多经历。现在改版了,也弄成导航了,哈哈他小赚一波。”


    曾经有两年,赛花红暂时退出了网赚,我没听说过这个致青春网赚论坛,我搜索发现,一个名称为致青春网赚论坛的,2018年5月份在某松松博客的文章下评论过,他留下的是一个cn域名,点进去后是一个纯粹的垃圾站,并不是这个网赚导航现在所使用的,不清楚中途是否换过域名。因此,以上内容先暂存争议。


    继续搜索,发现华夏网赚论坛2016年的一个帖子,标题为“揭露华夏网络工作室风哥是大骗子全程过程”,其中华夏网赚论坛站长补充了几句话,之前因交换友情链接,加那人为好友了,同时修改了备注,后来才发现与致青春网赚论坛站长是同一个人。华夏网赚论坛站长还感慨道:“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能让一个网赚论坛的站长沦落成这样,差这点良心钱?”


    扒出来的这些线索,全是负面信息,又汇集到这个抄袭者的身上。同样,这条线也无法完全证明,之前这个人,与现在的运营者是否为同一个,但仅看他无耻的抄袭行为,类似土匪的行径,与好人绝对是不沾边的。


    发现这件事情之后,2019年12月26日,赛花红首先发布了一篇声明“某苏网赚论坛,请你把抄袭本博客的文章全部删除”,为了对方脸面,没提他的全名,其中也写明了,如果他确实处理掉,我也把声明文章删除,当事情从没发生过,但对方一直无动于衷。


    2019年12月28日,赛花红申请添加对方的联系QQ,附加信息就是不要抄袭我的文章,至今一直是等待验证,对方很清楚此事,他装做视而不见。


    2020年1月14日,我又发了文章“再次重申并警告,对恶意抄袭赛花红博客文章声明”,依旧无用。


    2020年2月10日,我已经决定第一次停更,写了“网站内容被软件批量采集怎么办,最有效的是停止更新”。


    因为被肆无忌惮的采集,影响了赛花红的热情,博客又正处于低谷期,这段时间是我最心累的时期,我也写过很多碎语,比如“崎岖路去何方,记录一个真实的、没有结局的梦”,“写博客就像养孩子,情怀无用,我也真的很累了”,“重新反思、自我修正、改版和转型、逐步淡化原定位”,“赛花红博客第四个年头,但愿这是最困难的一年”,“现在从头开始做一个网赚推介类博客,还有没有前途?”等。


    上面的这些内容,是赛花红迷茫时期,最真实的诉说,整整12年的青春,大部分的光阴,全奉献给了网赚,除了一身的疾病,我什么也没有落下,唯有靠那份信念支撑着。我的博客,就像自己的另一个精神园地,遭遇的被抄袭事件,像一根肮脏的刺,一个驱逐不掉的野狗,时不时的恶心着我,自己仅存的那份念想,也被无情践踏了。


    2020年2月11日到2020年4月10日,赛花红博客第一次停更,约60天时间。


    因为厌恶,我开始萌生退出这个圈子的想法,此时我也不在乎网站权重了,修改了网站关键词和描述,把与网赚有关的字眼,全部删除。


    期间闲着没事,赛花红连喝了几天酒后,用了另一个QQ号,装做购买广告位的客户,申请添加对方的QQ,这次根本没有等待,不超过3分钟,对方就已通过审核。他很客气(那是因为对钱的饥渴),期间他承认了那些网站全是他的,当我不经意般的提起,自己听说他抄袭别人时,他肯定明白了我的来意,果然,我被拉黑了。


    2020年4月12日,赛花红博客开始起更,我写了篇“醉语:赛花红博客以后会怎么运营”,其中也提到了,我不想去推荐新平台了,以后会多写一点个人日记,也就是尝试转型,远离开这个圈子。


    当时我也是写给抄袭者看的,你把别人抄的停更了两月,别人也找到你表达不满了,最后逼的人家开始转型了,还想怎样?赛花红进入站长圈子也有八年了,采集的事情也见过不少,一般来说,只要对方找上门了,一般都会停止这种行为的。


    毕竟,大部分人都明白的道理,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虽然互联网是虚拟的,也没人愿意把路人变成仇人。像苏苏网赚论坛这样的,也是罕见,怎么评价这个人呢,从那些行为可以看出,他毫无任何良心,极度自私,此类人,永远成不了大气。


    一开始赛花红写那么多文章,也是想感化他,最后无任何效果时,我才发现,不是他看不到那些文章,而是这样天生的坏种,感化,只是个笑话。


    不出所料,2020年5月31日之前一周,赛花红博客又被再次抄袭,我写了一篇“垂涎着哈喇子的狗子,驱赶不掉,打死或远离”,还写了“仿佛轮回到六年前,又一次负资产了,真想破口大骂”,开始第二次停更。


    第二次停更约50天,实际上我的心态早已被破坏掉了,即便不再发生抄袭事件,我也做不到一天一更了。


    又一次果然,狗子又抄了骂它为狗子的那篇文章,包括其他所有的新内容,全不放过。


    此时,赛花红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,我也不会再去提这些事情。以后,本博客还会开着,但不可能像以前那样高频率更新。


    最后,说一个自己的疑惑,现在流量都跑到移动端了,电脑端的个人站长越来越少了,为什么还有人去用十年前的模式,疯狂采集内容做站群,难道他以为真的能持久?


    这类打着网赚幌子的采集站,与原创站不同,他们的内容超级杂乱,很难提升权重,收益来源也很单一,只有出售广告位一种,关键是还接不到正规的广告。现在对此类垃圾广告打击力度很大,你最多是偷摸的赚点鸡毛蒜皮,一不小心,就会把自己也陷进去。


    有些坏种们的观点,采集别人文章不叫偷,可能时间长了自己也习惯了,认为承接垃圾广告不叫错,骗别人也算正常,沾沾自喜的说一堆歪门的逻辑。对于此类人,赛花红一向敬而远之,因为,哪怕你自认再牛,本质依旧是毫无底线的下三滥,我从内心里就看不起你。


    好了,现在赛花红经历的这些,算是我人生的最低谷了,对于这个赔钱运营的博客,也没之前那么在意了。但我内心已不再难过,最起码,自己一直堂堂正正的活着。对于那些污龊的东西,我永远不想再提起,或许有一天,你们会明白,出来混,迟早要还的。


来源:赛花红博客 | 本文固定链接: http://www.saihuahong.com/post/1153.html

版权所有:原创文章如有转载时请以本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保留出处!


留言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