赛花红博客 记录感悟点滴、回顾网络经历、分享手机应用技巧的个人空间!

导航:首页 > 赛花红的说说 > 正文

不由自己做主、被命运河流裹挟的人生,究竟要飘向何方


    人到中年后,赛花红才发现,自己的人生仿佛被一种力量裹挟着,匆匆前行。周围的大环境,如同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,水性不佳的我身在其中,难以顺势而游,却又无力挣扎,我不知道,最终会飘向何方。


    在年幼之时,自然是懵懂无知,成长的过程,就是积攒着人生的阅历,到了青年时代,有了独立生活的能力,又没家庭负担,赛花红如刚出笼的自由鸟儿,满怀朝气,精力充沛,憧憬未来生活,怀有着无比美好的向往。


    但是现在,赛花红不仅是身心筋疲力尽,而且心态也处于迷茫,或许真正到了不惑之年后,才会明白?


    赛花红发现,人的一生,很多方面,都不由自己完全做主。


    婚姻家庭方面,你需要在什么年龄段结婚,婚后是先立业,还是马上就要孩子,以后还要不要二胎?如果周围大多数人的观点,都和你相左的前提下,你的意见,没人在意,你的坚持,苍白无力。


    只要结婚后,你就不是为自己而赚钱,现在回过头看,即便当时你是在做一个比较有前景的事业,正处于积累期,只是起步段时期内没赚到钱。但是,未来谁能准确拿捏?现实中呢,无收入只要超过一年,那种来自周围的无形压力,渗透到无处不在。甚至,就是因为这些压力,让你浮躁,让你无法积攒和沉淀,让你无法坚持。


    今天,赛花红的小儿子出生还不过10天,在之前,要不要二胎,我和妻子争执了一两年,妻子的观点,多个孩子老了有个伴,我的观点,目前咱家庭的经济实力来养两孩子,说句不中听的,只能是饿不着的养大而已,根本没能力去培养。对于婴儿而言,他已经开始被命运河流裹挟,因为当时他不可能参与意见,也就是说,他是否要出生,出生到什么样的家庭,自己根本说了不算。


    看结果就知道,最终还是我妥协了。不管怎样,既然孩子已经降生到这个世上,赛花红肯定会疼他怜他,我给不了他富贵,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,让他过的开心快乐。


    女人的要求也很简单,我就想多个亲人,又不是要你亲自去生,过份吗?说的多了,赛花红听的厌烦了,一咬牙,说:“不过份,咱生”,然后呢,家里经济支出本来就很紧张,现在钱恨不得掰开一半花,女人的观点:“嫁汉嫁汉,穿衣吃饭,你个大男人,整天猫家里对着个电脑,挣不来几个钱,人家谁谁谁,整天吃那什么有机食品,家里几套房子,怎么怎么好。”


    然后赛花红像犯了大罪,审判台上的死刑犯般,我只能低头沉默,无言以对,这是我的软肋,是啊,大男人挣不来钱(或者是相比别人挣不多钱),在某种环境下,真是一种罪。


    我的性格,喜欢恬静中的平淡,与世无争。其他大是大非方面的问题,赛花红打小起就老实本分,从未欺负过其他孩子,成人后,我一直遵纪守法,与人交往时,温良恭俭让,年轻打工时,我理想中的生活,就是有个属于自己的小房子,20平方足矣,精神财富方面,有书看就行,生活质量呢,大部分是粗茶淡饭,偶尔开开荤,吃点最便宜的鸡架和猪头肉,能喝起最便宜的高粱烧,很满足了,破衣烂衫我都不在乎。


    回想一下,赛花红我是坏人吗?无论从最基本的法律,还是日常中的道德,我没做过任何坏事,为什么沦落至此?在周围亲戚的眼里,你干什么样的事业,怎么去干,累或轻松,甚至忽悠和欺骗,都没关系,关键是,你只要没赚回钱来,一直让父母补贴你,那真是大罪过。


    人清高之时,可以不在乎钱,那是单个人的自由,但是,等你有了家庭,就逼着你去赚,否则,你能让孩子陪你一直吃水煮挂面?记得之前小家伙刚上幼儿园时,赛花红去接他,穿的很随便,我母亲训我,你给孩子留点脸,要不,人家会笑话他,谁谁的爸爸,穿的跟叫花子似的。


    为了孩子,多年前,赛花红就开始学着赚钱,但是,在这个圈子,我一直学不会某些东西。某种环境下,品行忠厚,算是错误的。


    现在的赛花红博客,早已赔本运营,博主是我,那错误肯定在于我,我没怨别人。比如现实中的赛花红父母,养了我这个孩子,30多了还不赚钱,但也不是挽回不了的特大事,父母还是补贴,顶多,咱豁开来,不在乎别人的眼光,过自己的日子,依旧可以生活。


    但是运营博客,和现实又不一样,因为你只要开着网站,就无法逃避一些东西。好比在实体生活中,你不愿意接触某些人或事,可以关了大门,谢客。而博客,关闭之后就等于是死了。如果不关,也可以那么挂着,只需要付出空间和域名成本,如果我经济宽裕的话,一切都比较简单。


    但是我生活真很困难,勉强开着这个博客,可以说,就等于是耗费大半生的心血,搞了个养殖场,结果还是失败了,我已经一无所有,为了情怀,我才坚持留着这个场地,但是不对外营业了。我一直住在养殖场,只想过简单的日子,怀念奋斗的时光,以后,我写点日记,记录点生活,了此残生。


    现在,我不干了,我也多次说我不干了,但没办法,以前闻血而来的蚊子,那些抄袭的,依旧还会过来,像惯性般来吸血。所谓的蚊子,只是比喻,后面是人,我只想问你,你降生到这个世上,难道你家人没告诉你,做人要有良心吗?


    喝多了,不想说了,毕竟有的人没脸没皮,结尾只写一句“一群混蛋”(出自初中语文课本《连升三级》)。


来源:赛花红博客 | 本文固定链接: http://www.saihuahong.com/post/1231.html

版权所有:原创文章如有转载时请以本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保留出处!


留言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