赛花红博客 记录感悟点滴、回顾网络经历、分享手机应用技巧的个人空间!

导航:首页 > 本站事务公告 > 正文

写给苏苏网赚论坛:一个人的棱角与血性,不会消亡


目前的苏苏网赚论坛站长:


    我知道你这个域名的前身,就是那个臭名昭著的苏苏网赚博客,至于你和他是不是同一个人,我不能完全确定。当然了,这些都没什么关系,只要我能肯定,现在这个域名的拥有者,蹲守般的抄袭我,影响我,直到把本博客逼到了末路,就已经足够了。


    九年前赛花红初次进入推介圈子,那时候我还年轻,性格中保留着太多的棱角。在更早之前,我单干的那两三年内,遭遇过很多套路,内心已积攒满了怨气。建立独立网站之后,等于是有了自己发声的渠道,再遇到不公的事情,哪怕是没支付几毛钱,我恶心这种现象,都会直接点名的写揭发类文章。


    如此以来,我经常频繁的去批判别人,时间长了,在一些同行的眼里,赛花红就是一个睚眦必报、小事都记仇的形象,在被揭发的平台眼里,赛花红属于是难缠的刺头。


    得罪了小人,自然会引来报复,但对方最多是搞点小动作,或写些颠倒黑白的话而已,对于我的网站来说,并没有实质的伤害。后来我关闭了赛花红兼职网,也是因为自己突然厌倦了这个圈子,没有去续费空间而已。


    暂别网络的那两年,赛花红把过往经历全梳理了一遍,我想不通的是,很明显的是非对错,对方自知理亏,死不认账也是自然反应。但是,圈子中围观的人群,也认为这是正常不过的现象,那么,只能说明,这个圈子不正常,游离于大众规则之外。


    两年后,赛花红又再次进来了,我摒弃了第一次的极端处事,开始变的佛系。实话说,我写的内容真的没价值,大都是自言自语式的回忆,但是,我是写给自己的,也是写给家人的,并不是为你苏苏网赚写的,更不是让你如苍蝇般来盯着抄袭的。


    刚开始,发现你抄袭之后,我并没想把事情闹大,甚至还照顾你的脸面,没提你的苏苏网赚论坛全名,只是写了两篇文章,希望你能体会,可惜,你根本就不理会。


    那段时期,是赛花红的家庭最困难的时候,因为你的行为,逼的我两次停更,期间我还写过近十篇文章,把希望寄托于你能良心发现,后来,才发现我错了,苏苏网赚简直太垃圾了,就是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。


    之前赛花红说过一次,对于苏苏网赚这样的人,感化,只是个笑话,就得像对付那条野狗般,直接打死,一了百了。


    因为苏苏网赚的行为,让我第二次产生了厌倦,再次萌生了离开的想法。


    赛花红发现,事隔多年,这个圈子真没太多变化,比如我写了遭遇抄袭的事情,很明显的是对方的错,但有一定数量的人,依旧认为这是很正常现象(头条也经常遇见抱怨抄袭的,最起码评论中,绝大都是谴责抄袭者的,倘若有附和抄袭者观点的,早被喷了),这就说明了,这个圈子没任何的提升,旧人走了新人来了,发展多年人都换了一遍,但还停留于最初的蛮荒期,靠本能行事。


    围观也是一种力量,如果所有人都去指责抄袭者,从被孤立的心理状态来看,最起码他会收敛一下这种行为,倘若有小部分人发表意见,觉得这很正常,就等于给了他鼓励。尤其是咱们这个杂乱的圈子,如果一个写原创的站长,都发表看法说被抄袭很正常,没必要抱怨,等于间接认可这种行为,那么下一步,肯定会有一群人蜂拥着去抄袭你,那时候事情发生到你身上了,你却有了资格从自身角度去抱怨,打脸吗,关键是,能彻底解决吗?


    赛花红之前还提过,这个行业中的人,无法完全拧成一股绳,共同维护这个圈子。一开始我进入这个圈子,赚个几毛几块积攒着,又去买空间建站,转了几圈下来,就像小孩子过家家般,什么也没剩下。但是我一直坚持着,就是因为,这个圈子相比工厂流水线,真的给我带来了一个希望,比如我最忙的那几年,完全透支了身体,但当时却真没感觉到累,就是那个希望在支撑着。


    有时候我在想,咱们这个行业无法完全去定位好坏,但是,如果每个人都坚持底线,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个状态。当然,赛花红并不是标榜自己有多高尚,主要是因为这个圈子,是生活中唯一能给我带来希望的东西,我确实太热爱了,就像是集体荣誉感,投入了12年,对于一些损害圈子口碑的行为,我是本能厌恶的。


    但是,在这个无数个体构成的集体圈子里,赛花红算个屁,我最多能左右自己的行为,别人如何,我没权利、也不会去干涉。最多,我能保证自己规规矩矩,奢望这个圈子能持久一些,让这份希望能多存在一段时间。


    由于赛花红写文比较佛系,本博客写了五年,最高日流量一直没超过200个,现在,因为苏苏网赚的疯狂抄袭行为,又导致访问量直线下跌,早已经入不敷出,从去年直到现在,都是我自己贴钱来开这个博客,我仅存的希望,濒临死亡了。赛花红想问苏苏网赚论坛主:


    一些新博主写文章时,包括曾经成功后某海涛自媒体,经常说自己坚持写了一两年没收入,当初怎么难过之类的,你先说,这份心情你能理解吗?倘若能理解的话,那么我坚持了12年,耗费了一个人一生最美好的时光,依旧是没收入,这个,你又能不能理解?


    倘若一个人奋斗十多年的希望,不管结局如何,中途因为你的影响,又毁灭了,你没良心可以不在意,但是,你考虑过吗,你的目的是图什么?你那些垃圾站,还能活下去吗?


    对于之前你的行为,赛花红已经多次让步了,现在,我被你影响的已经转型了,我半年多没推广新平台了,我只是记录自己的生活,打算远离这个圈子。前几天,我刚有了小儿子,我为他写的日记,都被你第一时间采集,替换为你的名字发布,你知道我内心的恶心感吗?你也太饥不择食、吃相也太难看了吧?


   (最近赛花红情绪确实不稳定,有人说我是歇斯底里、恼羞成怒,哎,随意吧,我只在乎对错,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看法,我真的累了。没能感同身受,你可以去评论你的观点,我坚持的规则,与你们信奉的潜规则,没必要分的太清楚,道不同不相为谋,你们继续玩。)


    最后,写给现在的苏苏网赚论坛站长:


   (1)我先盯着你,看看你的反应,我知道,本文你一定会看到的,但是,是否如往常一样,把本文抄袭到你的论坛?我等着。如果你还继续抄袭,那么我紧跟着实施下面的步骤。


   (2)目前你有几个网站,我都是清楚的,就你那些靠采集为生的垃圾站,横幅全是花花绿绿的广告条,倘若你是靠推广为生的站,我都不屑于给你下套,反倒会放过你,但现在的你呢,明眼人一看,就知道有什么违规的东西。甚至有些采集的论坛,很多失效的链接,跳转到纯粹的违法站,如果运气不好,足够让你有底子记录。


   (3)你的那些不好的行为,我已经收集好了证据(截图和源代码下载,可配合搜索引擎快照佐证),下一步,我先去举报到“网信办互联网信息违法和不良内容中心”,然后我把网址和举报流程,发给我的亲戚朋友,让他们一起举报。网上有你这种垃圾,百害无一利,可以为净化做点贡献。


   (4)之后,我早打算脱离这个圈子(其中也拜你所赐),然后我会去写自媒体,你旗下的几个垃圾站,可以当作负面典型素材,比如你的盈利模式“采集内容+承接违规横幅”,我会一心一意、不遗余力的宣传你,然后批判,反问,为什么这种垃圾会存在于互联网上。


    总结一下,最早我不认识你,你做什么跟我没关系,我也懒的理你,后来你主动过来影响我,就是因为我在这个圈子里太老实了,让你觉得好欺负,然后,我退一步,离场,不写和这个圈子有关的内容了,写自己的家庭小事,我已经退让了,但是你仿佛认准我了,欺负我欺负习惯了,呵呵。


    你牛,但你知道吗?一个人的棱角与血性,不会无端的消亡,随着阅历的成熟,或因为生活压力,可能会收敛锋芒,但是,当他一无所有后,你以为别人治不了你了?正如一句话,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。


    之前,我把你比做野狗的那篇文章,就曾经说过,并不是治不了你,最直接的办法打死,只是当时的我觉得,底层站长都不容易,有些行为可以理解,我不忍心走极端,我写那些文章,是希望你能明白一些东西,后来蹉跎了一年,才发现,你这样的,咳咳咳咳,真是垃圾,不管在现实社会上,哪怕被关进大牢,也是被蔑视的垃圾,你说你有什么能力?懒惰、不要脸、无同情心、我靠,这些能算优点?


    我现在突然觉得很羞愧,就你这样的人,我还尝试去教育你,现在我很脸红,选错了对象。就像是对着癞蛤蟆讲论语,它懂吗?直接一脚下去,踩死了事。


    现在我已经豁出来,这个博客不做了又如何,我早决定离开这个圈子,然后,我不可能离开互联网,下一步,我集中精力,把你手里的那垃圾站,全部搞掉,现在,我不说保证结果如何,但是,我可以像我坚持12年做网赚那般,我可以去写很多的揭发文章,发布到网上任何地方,目的只有一个,把你拥有的所有垃圾网站,全部干死。倘若你就是之前那个骗子博客的主人,如果网上的那些揭发属实,加上没有暴漏的,那么,你一不小心就会去吃牢饭了。


    实话说,以上的事情,我认为,我是干了件好事,苏苏网赚这样的人,无论是在咱们圈子,还是广义的互联网,只属于是垃圾内容的创造者,就是苍蝇,打死了,对环境没任何影响,反倒大家都清净。如果闹大了,更能震慑一部分采集者。


    好了,我等你来采集这篇文章,我真希望你能完整抄写了。然后下一步,我就开始发布你旗下的网站,所有的违规信息,我也希望,你能像之前那样,饥不择食的抄了去,好不好?使劲,努力,像牛一样蛮力,我看好你。最后,我肯定会夸你,你真牛B!


来源:赛花红博客 | 本文固定链接: http://www.saihuahong.com/post/1233.html

版权所有:原创文章如有转载时请以本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保留出处!


留言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