赛花红博客 记录感悟点滴、回顾网络经历、分享手机应用技巧的个人空间!

导航:首页 > 本站事务公告 > 正文

新博客一岁记,停更半年的日子与2016多事之年


    不知不觉中赛花红网赚博客新开满一年了,我还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,忙着选择空间和转移备案,得知转移备案的流程和重新备案差不多,等待邮寄过幕布和采集照片后,大晚上的九点钟我跑出去打印和扫描网站备案申请表,提交后数着天数计算着审核通过的时间。


    购买空间后几个小时博客程序就搭建起来了,延续的依旧是五年前用过的站名“赛花红兼职网”,网站导航和分类以及统计代码设置好后,同时添加了几天的文章,备案中途关站十来天直到四月初通过审核,然后以每天更新一篇原创文章的频率,整整写了两个月左右,持续到去年的六月份,因为老家中的事情我回去差不多待了三个半月多的时间。


    回来没几天紧跟着又发生了空间商打电话提示网站名称不合格,容易让人误认为是企业招聘站,不修改极有可能导致备案注销。没办法只好把站名改成“赛花红博客”,同时网站介绍Title,关键词KeyWords和描述Description一并更改,自然而然的被搜索引擎K了站,那已经快到十月份了。


    去年下半年老家中的事情比较多,网站一直没时间打理直到2017年过完春节回来,我才重新每天写一篇原创文章更新发布,同时把去年的文章更改发布时间为三天一篇,填补了半年的断更空白,改完回过头来想想也没意义,博文的发布时间也代表着一种现实的记录,同样直到现在网站还没走出沙盒期。


    就在前几天吃过晚饭后,孩子在看动画片,我在喝着最低档的茉莉花茶随便看着小说,老婆在摆弄手机看朋友圈,突然她感叹了一句:“我怎么感觉去年发生的事情格外多呢”,我心里知道她可能看到了什么健康养生的文章就从而想到了什么,也随和着说:“是啊,2016对咱们来说是一个多事之年。”


    因为在去年,我亲戚中的长辈就走了四个,其中三个是因为癌症,第一个走的就是我老婆的父亲,我的岳丈。同时我的父母因为高血压在去年下半年都住过一段时间的院,在我印象中双亲身体一直很健康,这也是他们第一次住院。我父亲我从小就称呼为爸,我老婆称呼我的岳父为爹,所以结婚后我和老婆平时的交谈,如果说咱爸是指我的父亲,咱爹是指我的岳父。


    我的岳父与我之间的交流并不多,在我结婚五年整他离开了,现在回忆以前的时光,我们去上门走亲戚的时候真不多,每年的正月老婆走娘家,再加上二老的生日我们都会去,平时这边农村里的一些传统,比如中秋节走娘家,二月二回娘家等,我岳父就直接打电话叮嘱我们,你们的工作都很忙就不用专门的过来,咱家不讲究这些世俗的传统。其实彼此心里都非常明白,岳父是怕因为这些传统风俗耽误孩子们的工作,所以平时每年见面的机会也就是每年三次,而且不还是完整的三天时间。


    记得在2014年底的时候,我岳父就因为身体不舒服走路不稳导致严重影响生活,先去镇上的医务卫生室诊断,误诊结果是小脑萎缩,打了一个月的吊瓶没任何效果,等到过年以后才转到县人民医院去治疗,初选的时候磁共振检查出了可能是癌症转移到了脑部,当时情况只有我们知道而他本人并不知。


    小舅子陪床了半个月,那时候几大网盘站倒闭我正好没什么事情,就接替他去医院陪床,期间听着确诊的情况,再看着小舅子胡子拉碴的形象,听他转说着医生的治疗建议,我强烈忍住不让眼眶的泪水流出来。后期岳父经过癌症烤电以及化疗等治疗,期间又托人从印度买了叫做“易瑞沙”和“特罗凯”的药物,2015年病情还算是比较稳定。


    去年六月份后岳父的病就很严重了,精神状态也不好,后期直接不认识人了。同时正赶上岳父家收庄稼以及两个果园的采摘,我直接把孩子放回了老家,农忙的时候住岳父家,偶尔空闲就回老家呆一两天,毕竟同一个县之间的距离不算远。我老婆的工作还无法请长假,经常是早起做几个小时的车到单位,忙活一下午到第二天早上赶回来。


    岳父走的时候是去年九月份,我回来后休息了几天,网站改名后也没顾的上去管理,后期其他亲友的离去,我都回去呆上一个星期左右,那种白公事场合是必须要参加的。再加上以后两次听到的父母住院消息,我当时就被吓了一跳,回去后尽量的多待些日子,2016年下半年也不知不觉就过去了。


    本博客新建之初,赛花红就当做一个类似日记记录的个人空间,其中的内容不局限于网赚,本文描写的目的也是为了一种纪念,正如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自难忘,孤坟无处话凄凉。如果冥冥中真有天堂,一个我们所未知的世界,祝愿已逝去的亲人们,永远的幸福安息!


来源:赛花红网赚博客 | 本文固定链接: http://www.saihuahong.com/post/179.html

版权所有:原创文章如有转载时请以本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保留出处!


留言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