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
2019
01

临近年底了,没想到我竟然病了一场


    本文随写一下,现在自己还很虚弱,稍微一用力就冒虚汗,而且都瘦成双眼皮了,真是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。刚开始就是感觉喉咙稍微痛,主要在脖子左上方,过度疲劳导致免疫力低下,又受凉引起的扁桃体发炎,没怎么在意。


    几天后越来越感觉不适,赶紧翻了药箱,还剩下两个头孢胶囊,冲服,起了一点作用,但并没有除根。两天后越来越严重了,就出去买了一盒阿莫西林,吃到第二天发现见效很慢。中午又去拿的罗红霉素,搭配着一盒清热类的感冒冲剂,效果还可以,当我以为逐渐快好了时,左边的扁桃体也确实不疼了。


    可紧接着又转移到右边了,同时发起了高烧,穿大棉袄盖两床被子都冷的牙齿打颤,晚上吃完阿司匹林后一会就会发汗,那种感觉非常难受,浑身湿乎乎的还不敢翻身,哪怕从被子缝隙进入一点风,都会让人哆嗦一下。发汗完毕后的某段时间,自己也感觉仿佛已经完全好了,但下半夜又重新烧起来了。


    还有我白天负责接送小家伙上学放学,来回六次,时间都被切割成了多个小段,因此无法按正常规律服药,否则发汗完跑出去吹凉风,还不如不吃药。尤其是比较重的那两三天,真的是站起来都困难,幸在距离比较近,我咬牙挪动着脚步,中途顺便去给他买全一天吃的包子火烧等。


    中午11点5分放学,回家后拿出一个平底盘,把火烧放上去,再倒上一杯温水,小家伙自己乖乖吃饭,吃完后看会电视再睡个午觉。我虚脱的瘫到床上,再也不想动弹,但又不能睡,两小时后我得把他叫起来送去上学,我怕我睡下去就不想起了,或自己也睡过头了。


    当时那几天我一直期盼着3点5分放学后,给小家伙准备好吃的,叮嘱他自己看书学习,闷了看会电视,饿了吃东西,安心的等着妈妈回来,才算正式没有了后顾之忧。然后自己才吃完药躺下蒙上被子,从一开始的打哆嗦到后来发汗,有时候烧的我闭着眼睛都能感觉金丝状的杂乱线条在眼前绕来绕去。


    内心中一直觉得自己还年轻,之前也从未生过大病,我第一次亲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恶寒身痛,浑身冷的发抖,尤其两个胳膊痛的抬不起来,普通的饭锅子也端不动了,也可能是长期打电脑落下的毛病。这种炼狱般的日子支撑了几天,期间自己滴米未沾,喉咙的剧痛难以下咽,想做点稀的也动弹不了,再者根本没任何胃口,打出的嗝都带有苦涩的药味。


    有时候自己也想过打点滴能好的快,但一般这种情况一次就要打两三瓶,我根本没那么长的时间,总不能带着小家伙去诊所吧,他妈妈的工厂年关时最忙,请假肯定不被批准,平时下班到家就得8点半,再去也来不及了,自己只能靠吃着药,终于算是熬过来了。


来源:赛花红网赚博客 | 本文固定链接: http://www.saihuahong.com/post/729.html

版权所有:原创文章如有转载时请以本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保留出处!

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